欢迎访问大发红黑大战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 > 新闻正文

天文数字应收款项压顶 谨防爆雷“第二季”上演

时间: 2019-06-30 14:42:29 | 来源: 证券市场周刊 | 阅读:

  天文数字应收款项压顶 谨防爆雷“第二季”上演

  《红周刊》特约作者 籍承

  《红周刊》:2018年年报期间超百家公司爆雷,至今仍让人心有余悸,转眼间又到了半年报披露期,虽然半年报披露期间爆雷的公司会远远低于年报披露期,但2019年是否还会上演爆雷“第二季”,阅读半年报时有哪些数据的异常是需要关注及警惕的呢?

  小徐:先简单的说一说应收账款这个指标吧,应收账款较高的公司通常分为两类,一类是公司数据与行业背离的,另一类是行业整体偏高的。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比例明显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,那么这样的公司财务造假的可能性超过七成。而如果整个行业应收账款都偏高,虽然是正常现象,但对于那些利润微薄,且负债高企的公司而言,随时都有可能因资金运转出现问题而危机爆发。

  以坚瑞沃能为例,2016年时公司营业收入仅为38.20亿元,而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66.02亿元。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至96.60亿元,而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剧增至119.10亿元,随后公司危机爆发债务缠身,经营一落千丈,濒临退市边缘。

  《红周刊》:坚瑞沃能目前已陷入危机,锂电池行业其他上市公司之中,是否仍存在应收账款偏高的问题呢?

  小徐:依旧存在,以国轩高科为例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.27亿元,而截至2018年末,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63.31亿元,到了2019年3月末,这一数字已上升至72.60亿元。好在公司目前的盈利能力和负债水平尚可,但应收账款这样无休止的增加下去,迟早会为公司带来难以扭转的隐患。

  《红周刊》:如果是盈利能力差,应收账款又居高不下的公司,是否意味着风险会随时爆发呢?

  小徐:没错。我们来看金龙汽车、中通客车。2018年金龙汽车实现营业收入高达182.91亿元,可净利润仅有可怜的1.59亿元,扣非后更是仅有0.12亿元,但公司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129.95亿元。中通客车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0.79亿元,净利润仅0.37亿元,公司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71.31亿元,超出公司营业收入10.52亿元。

  《红周刊》:还有哪些行业应收款项高企呢?

  小徐:建筑装饰行业情况也是如此,幸运的是这个行业的公司盈利能力目前看起来还不错。如金螳螂2018年营业收入营业收入250.89亿元,净利润21.23亿元,看似不错,但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224.97亿元。全筑股份2018年营业收入65.21亿元,净利润2.60亿元,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54.92亿元。宝鹰股份的情况也是如此,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68.56亿元,净利润2.85亿元,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68.92亿元。

  可以看出上述这几家公司应收款项一旦出现10%以上的坏账,公司将会陷入亏损甚至巨亏,而洪涛股份的情况则更加糟糕。2018年洪涛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9.26亿元,公司净利润亏损高达4.22亿元,而公司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高达56.33亿元,由于应收款项账龄较长,出现坏账的可能性更高。

  《红周刊》:还有哪些公司存在应收账款危机呢?

  小徐:中国一重的情况也是如此,2016年时公司收入仅有32.04亿元,可净利润竟然亏损了57.34亿元。2017年和2018年公司连续两年收入超过百亿元,但公司2017年净利润仅有0.84亿元,2018年中国一重的净利润为1.29亿元,扣非后亏损2.94亿元。在超百亿收入与微薄的利润形成鲜明对比的同时,截至2018年末,公司的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净额合计高达141.68亿元,同期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05.11亿元,二者相差近37亿元之多。■

新闻标题: 天文数字应收款项压顶 谨防爆雷“第二季”上演
新闻地址: http://cprogramto.com/caijing/774005.html
新闻标签:压顶  天文数字  应收
Top